让荒山形成,荒山产生

178安徽日报 2017年6月15日5版 口述:武钦水 整理:本报记者 何雪峰
俺叫武钦水,宿州市埇桥区夹沟镇辛丰村人,如今在村里的5座莲花山上开荒造林,经营五季果园场。
10年前,得知我省全面实施退耕还林工程,俺和妻子放弃在连云港年薪十多万元的工作,回村承包了3700多亩荒山。当时这座山乱石成堆,杂草遍地。俺带领20多位村民开山炸石,硬是修了一条通往山里的便道。为了解决普通果树在山上水土不服的难题,2012年,俺以每天600元的酬金,从山东请来15名技术人员,把山坡上的500亩低产黄桃嫁接美国黑桃,以提升水果品质。回忆动工那天,80多岁的老父亲见俺将正在挂果的桃树锯得四分五裂,死活不让动工,俺费了好大劲才劝开。现在,新品种的桃每公斤6元钱仍供不应求。
为打造一支永久牌技术队伍,俺挑出13名贫困人员,请来淮北果树研究所专家,手把手地教了他们一个多月。现在,他们不但能满足本果园果树栽培技术需求,还能服务周边11个县市,每人每天收入200元以上。有了这支自有的技术力量,俺开始放开手脚干大事。今年,俺从淮北塔山村引进两年生大规格软籽、黄李等五个优质石榴品种2万多棵,发展休闲采摘园。你瞧,今年新栽的这100多亩石榴树,已抽出20多厘米的
嫩枝,有的枝头已经开花,预计明年就能挂果,每亩收益千元左右。经过近5年的改造提升,五季果园场初步形成北山石榴、南山杏、东山黑桃、西山栗等7个休闲农业园区。
俺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。
2012年,俺用林权抵押获得贷款140多万元,完成了多项技术改造和水利设施兴建;2014年,政府投资近20万元,在山腰打了一口150米的深井;今年,俺又拿到60万元贴息贷款,充分利用山场丰富的自然草料,试水循环农业。
5年多来,俺在山顶上栽植了近30万棵侧柏、黑松,在山坡上栽植了20多万棵干鲜果苗木,并先后进行林粮、林瓜、林药、林禽等十多种林下种养实验,每年林下经济收入20多万元。这座山的森林覆盖率原来不足5%,现在达到85%以上。
2015年,经省林业厅评估,森林价值1600万元,五座莲花山成了名副其实的生态绿色银行。俺先后被评为全国绿色小康户和全国优秀护林员等。
山绿了,地美了,人富了。近年来,在山上常年务工的贫困户有60多人,周边4个行政村的420个会员户中,85%以上的贫困户都在去年脱贫。在俺的帮扶下,11户贫困家庭发展植树造林,走上致富路。最近,江苏徐州等地的12家客户先后与俺洽谈,希望投资观光旅游产业,俺相信,俺从事的生态事业未来会更好。

武钦水是安徽宿州市埇桥区夹沟镇辛丰村人,如今在村里的5座莲花山上开荒造林,经营“五季果园场”。

10年前,得知安徽省全面实施退耕还林工程,他和妻子放弃在连云港年薪十多万元的工作,回村承包了3700多亩荒山。当时这座山乱石成堆,杂草遍地。他带领20多位村民开山炸石,硬是修了一条通往山里的便道。为了解决普通果树在山上“水土不服”的难题,2012年,他以每天600元的酬金,从山东请来15名技术人员,把山坡上的500亩低产黄桃嫁接美国黑桃,以提升水果品质。回忆动工那天,80多岁的老父亲见他将正在挂果的桃树锯得四分五裂,死活不让动工,他费了好大劲才劝开。现在,新品种的桃每公斤6元钱仍供不应求。

为打造一支“永久牌”技术队伍,他挑出13名贫困人员,请来淮北果树研究所专家,手把手地教了他们一个多月。现在,他们不但能满足本果园果树栽培技术需求,还能服务周边11个县市,每人每天收入200元以上。有了这支自有的技术力量,他开始放开手脚干大事。今年,他从淮北塔山村引进两年生大规格软籽、黄李等五个优质石榴品种2万多棵,发展休闲采摘园。你瞧,今年新栽的这100多亩石榴树,已抽出20多厘米的嫩枝,有的枝头已经开花,预计明年就能挂果,每亩收益千元左右。经过近5年的改造提升,“五季果园场”初步形成北山石榴、南山杏、东山黑桃、西山栗等7个休闲农业园区。

他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。2012年,他用林权抵押获得贷款140多万元,完成了多项技术改造和水利设施兴建;2014年,政府投资近20万元,在山腰打了一口150米的深井;今年,他又拿到60万元贴息贷款,充分利用山场丰富的自然草料,试水循环农业。5年多来,他在山顶上栽植了近30万棵侧柏、黑松,在山坡上栽植了20多万棵干鲜果苗木,并先后进行林粮、林瓜、林药、林禽等十多种林下种养实验,每年林下经济收入20多万元。这座山的森林覆盖率原来不足5%,现在达到85%以上。2015年,经省林业厅评估,森林价值1600万元,五座莲花山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生态绿色银行”。他先后被评为“全国绿色小康户”和“全国优秀护林员”等。

山绿了,地美了,人富了。近年来,在山上常年务工的贫困户有60多人,周边4个行政村的420个会员户中,85%以上的贫困户都在去年脱贫。在他的帮扶下,11户贫困家庭发展植树造林,走上致富路。最近,江苏徐州等地的12家客户先后与他洽谈,希望投资观光旅游产业,他从事的生态事业未来会更好。

摘自《安徽日报》